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往期回顧
首頁>最新消息
趙松濤:我的相聲觀
新聞作者: 瀏覽:687次 發佈時間:2021-03-26

趙松濤,中國文聯文藝研修院新文藝群體一期校友,河南新鄭人,現居上海。上海相聲大會創始人,上海田耘社領銜主演。多年來,堅持推廣、傳播、弘揚相聲和快板書藝術。2016年創作主演相聲劇《子曰》,先後在山東曲阜、煙臺,福建泉州、漳州、東山,澳大利亞坎培拉演出。2018年執筆創作曲藝劇《楷模》,曲藝黨課《周恩來的故事》;2019年創作紅色故事《興業路上興偉業》;2020年創作十餘部“抗疫主題”作品,其中七部在“學習強國”平臺發佈;迎建黨百年創作了相聲《我是黨史宣傳員》、快板《偉大開端》,並設計課件《鑒古知今 學史明智:一個共產黨員文藝工作者的“四史教育“學習心得》。

從2004年11月算起,全職做相聲團隊已經17年了。從愛上相聲那一刻,這份摯愛,從未淡過,反而越來越濃烈。

時至今日,我成了一個癡迷和醉心於傳統文化,並熱衷於學習和傳播傳統文化的相聲人。我對自己未來的定位是:不單單做一名相聲演員,更要成為一個相聲人、相聲文化人、相聲文化推廣人。以相聲藝術作為載體,把優秀傳統文化再創作,用相聲特有的語言思維方式和表述技巧傳播推廣。也正是這樣的“自視甚高”,我努力讓自己和我帶領的團隊,樹立正確的“相聲觀”。

“態度一步到位,能耐日積月累”

“態度一步到位,能耐日積月累”。這是我對自己和田耘社所有演職人員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我們共同信守的準則。今天的我們,無論是從藝還是為人,學習的路很長,提升的空間很大。但只要我們堅持實踐,勤於思考,五年後,十年後,N年後…… 我們的藝術造詣,人生境界,一定會超越今天很多。儘管我們無法一步邁到N年後的水準,可在離N年還很遠的今天,我們須要做好的第一步,就是“態度”,而且要讓這種態度“一步到位”。

舞臺是神聖的,觀眾是可敬的。相聲是傳承近兩百年的民間藝術,舞臺和觀眾見證了演員的成長,也成就了演員的價值。當我們換上大褂兒走上舞臺那一刻,從內心深處,要敬畏,要感恩,要虔誠。因此,從舞臺呈現上來說,服裝、儀容、氣質、素養、舞臺佈置、節目內容、表達方式、對話心態、人物性格等等一切呈現於舞臺之上的,出現在觀眾面前的,都要美,都要善意,都要真誠,都要具備藝術性。只有這樣,才能成長為一個能夠體現傳統文化品質的演員,成長為一個優秀藝術工作者。

“情願少抖一個包袱兒,也要保持藝術格調”

“包袱兒”,是相聲最典型的藝術手段。“包袱兒”可以理解為笑料,沒有“包袱兒”,不能稱其為相聲;沒有好“包袱兒”,不算好相聲;但都是“包袱兒”,也不一定是好相聲。相聲是語言藝術,要通過相聲演員的敘述和表演,重點體現出語言的藝術性。不過,一味追求劇場效果,沒有原則的製造“包袱兒”,如大講黑色幽默、黃色笑話,極盡其能的挖苦、調侃他人,宣洩負面情緒等等。這樣的內容和技法,無論是在今天的舞臺上還是在未來的藝術發展中,都不會有長久的生命力,最終都會被拋棄,也應該被拋棄。

我和搭檔高瑞合作九年以來,無論是舞臺形象還是節目內容,都精心設計,刻意揣摩。要講究,更要考究。演出服裝的面料和顏色都是精挑細選,專門訂制。節目內容,無論是傳統,還是原創、改編或引進的新作品,多跟戲曲、曲藝、文學、民俗、國學有關。如傳統相聲《黃鶴樓》《八扇屏》《對春聯》《賣估衣》《五行詩》《武墜子》,新作品《智取威虎山》《詩話上海》《迷上海》《愛情物語》《也從十點鐘開始》,還有我們獨立完成的原創相聲劇《子曰》、曲藝劇《楷模》、紅色故事《興業路上興偉業》。這樣的作品呈現在舞臺上,不單單傳播、普及了相聲藝術,更能把這些作品所包含的優秀傳統文化、時代楷模精神、地域城市特色更為廣泛的傳播和推廣。

作為一個職業演員,我不僅僅熱愛舞臺,也熱愛講臺。多年來,我設計的講座課件有《從“子曰”到〈子曰〉——探索孔子智慧的藝術表達》《從“三山會館”到“周公館”——周恩來在上海的故事》《興業路上興偉業:一個共產黨員文藝工作者的“四史學習”心得》《相聲中國風》《竹韻鏗鏘趣悠揚》,內容包含了相聲藝術的“基本功”,相聲作品裏包含的“中國風”元素、快板類曲藝形式的歷史傳承、流派特點等。開設這些講座的目的,也在於以此方式描述曲藝的美,剖析曲藝的價值,展示曲藝的魅力。

“立足上海、紮根上海、熱愛上海、相聲上海”

上海不像北京、天津等地,有專業的北方曲藝院團,有德藝雙馨的前輩,有肥沃的藝術土壤,有厚重的歷史積澱,有成熟且成規模的觀眾基礎。有鑒於此,很多人會說,在上海說相聲,前景一定很茫然,不樂觀。其實不然,我恰恰認為相聲在上海有極大的發展空間。與其消極等待,不如主動作為。這些年的經歷讓我相信:相聲藝術要在上海保持健康且持續的發展,實踐演出、教學培訓、創作交流、觀眾培養、理論建設,一個都不能少。

相聲要在上海立足、紮根、發展,在上海的文藝舞臺有一席之地,乃至為上海的文藝繁榮添磚加瓦,就一定得讓相聲熟悉上海,讓上海熟悉相聲;讓相聲融入上海,讓上海融入相聲,讓相聲具備上海城市品質。這是一個大課題,需要我們花時間、花心思,耐住性子,真誠面對,既要勇於探索、敢於破格,也要勤於總結,守正創新。

對自己負責,對觀眾負責,對師友負責,對相聲的明天負責。今天的相聲從業者,應該樹立這樣的相聲觀,為相聲健康、有序發展,一起努力。

   這就是我的相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