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往期回顧
首頁>最新消息
夢中會說革命事 ——陳去病密運軍火記 莊 吉
新聞作者: 瀏覽:361次 發佈時間:2020-10-16

說起“革命”二字似乎早已司空見慣,但是如果把時間推至100多年前辛亥革命的前夜,當時國人若公開談論革命,就意味著殺頭之罪,更不用說是直接從事與清朝政府的鬥爭了。1903年,也就是清光緒二十九年,有這麼一群人,他們尚在日本留學之際,便團結在一起秘密從事推翻滿清統治的地下鬥爭,本文的主人公南社創始人陳去病就是其中的一員。

拒俄義勇隊的組建

1903年4月沙俄企圖霸佔東三省,引起全國民眾憤慨,很快全國爆發了一輪拒俄高潮。消息傳來,中國留日學生一片譁然,他們先在留學生會館召開了幹事和評議員會議,午後,留學生們在神田區錦輝館召開了大會,到會者有500餘人,群情激憤中,當即成立了“拒俄義勇隊”。

5月3日,義勇隊全體121名成員攘臂編隊,決心“勇於前進,不存退避”,原計畫即日出發開赴東北前線與沙俄決戰。每個隊員紛紛從各自微薄的生活費中擠出來作為戰備經費,其中,編在丙區三分隊的陳去病出一元,實捐二元;而分在甲區四分隊的蘇蔓殊出二元,又補一元。義勇隊正欲出發之際,日本當局以學生不得用軍事編制為藉口出面干預,不得已,義勇隊更名為學生軍,繼續堅持操練、培訓、集會。

清廷則嚴令駐日公使刺探得義勇隊的內部情況,報告了朝廷:“……拒俄義勇隊計數二百餘人,名為拒俄,實為革命,現已奔赴內地,務飭各州縣嚴密查拿……”。清廷便勾結日本當局,要求派出警力勒令解散義勇隊和學生軍。形勢急轉直下,義勇隊骨幹一致認為公開鬥爭可能招來不必要的犧牲,必須成立新的秘密組織,謀求長期鬥爭。因此,決定組成軍國民教育會,並分派同志秘密返回祖國,以圖大事。沒料到一個叫王憬芳的叛徒,乘亂席捲了會內的絕密名冊資料及徽章,出賣給了湖廣總督端方,清廷按圖索驥,以致不少革命志士落網,軍國民教育會的地下行動宣告失敗。

革命行動遭受了嚴重挫折,但是通過參加拒俄義勇隊、軍國民教育會,陳去病則有幸結識了一批革命志士,他們中有黃興、宮崎寅藏、吳祿貞、林長民、蘇曼殊、鈕永建、陳天華、費公直、鄒容等人。如果說,一年前的陳去病只是中國教育會的一名骨幹,私下鼓吹一些新思想,而日本留學之行,拓寬了他的視野,堅定了他的鬥志,尤其是參加拒俄運動和軍國民教育會秘密鬥爭,促使他迅速成長為一名堅定的革命者,並最終發出了《革命其可免乎?》的呐喊,決心與清廷做殊死鬥爭。

公開宣傳與秘密行動

與此同時,國內的形勢也正在發生突變。6月29日,上海爆發了著名的《蘇報》案,報館被租界查封,章太炎、鄒容被捕,蔡元培領導的愛國學社也被迫解散。這是清廷與帝國主義在華勢力勾結的結果,也是一起完全針對革命志士的絞殺。

那時,陳去病尚在日本,作為中國教育會的創始成員之一,聞訊後他十分擔心好友蔡元培、章太炎、鄒容幾人的安危。當然,一系列的突發事件,也讓陳去病的家人十分焦急,老母親沈太君只得以病急為由,發電報召陳去病趕緊回國。於是,夏秋之間陳去病由日本回國,在家僅僅呆了一天,一看老母平安,家中一切正常,第二天,他立即赴上海愛國女校擔任教授之職,並以此身份掩護開展秘密活動。

陳去病任教的愛國女學是蔡元培創辦,學校的教師大多是革命黨人,而學校也是內地革命者的重要基地。陳去病在學校裏可謂如魚得水,開展了有針對性的明末清初歷史研究,借史料挖掘服務革命宣傳,編輯出版了《陸沈叢書》初集,書中有研究滿清女真族起源與擴張的《建州女直考》,揭露清軍屠城濫殺無故的《揚州十日記》《嘉定屠城記》,以及歌頌明末抗清志士的《忠文殉節記》等。在陳去病的影響下,柳亞子創作了《中國滅亡史》《陸沉記》,高旭撰寫了《清秘史》《明遺民錄》,田桐、蘇曼殊編印了《亡國慘案叢書》,這些以流行野史小說面目出現的反清讀物,在青年學子中播撒了反清思想。此外,為了把《蘇報》鼓吹革命宣傳民眾的任務延續下來,他與章士釗、張繼、何靡施等人積極籌備創刊《國民日日報》,試圖辦成第二張《蘇報》,他還發動了蘇曼殊、金松岑、柳亞子等好友為報紙撰文。

更為秘密的是,期間陳去病參與了黃興領導的華興會相關工作。兩人是在日本留學期間認識的,黃興(1874-1916),原名軫,字廑午,湖南善化縣人。後改名黃興,字克強。1902年黃興赴日留學,進入東京弘文學院速成師範科。這時,他認為要救中國"非先從事種族革命,必無改變國體、政體之可言"。1903年拒俄運動中,黃興被選為義勇隊的教導官,後又被推為軍國民教育會會計。後以"運動員"的身份回國負責籌畫湖廣地區反清鬥爭。1903年11月4日,黃興以慶賀三十大壽為名,邀約劉揆一、陳天華、章士釗等共12人在長沙保甲局巷集會,商議籌設革命團體等事項。會上決定成立華興會,並以"同心撲滿、當面算清"為口號,隱含"撲滅滿清"之意。

雖然,此時黃興在長沙,陳去病在上海,但他們作為軍國民教育會骨幹成員,雙方秘密聯絡沒有中斷過,黃興回國後先在滬秘密組織了精幹的"上海愛國協會",陳去病也是成員,該組織實質是華興會在上海的分支。因此,華興公司從國外進口的軍需物資主要發貨到"上海愛國協會"的秘密基地“愛國女校”,而具體的收貨人即陳去病,這些物資中包括了大量軍火,正是黃興準備第二年在長沙起義所用的重要軍需,而保管和轉運的重任就壓在了陳去病的肩上。平日,這些貨物就堆放在陳去病的宿舍裏,而自己只能睡在那些箱子上。寒假到了,學校已經放假,他不得不離開學校,但是這批貨物該怎麼處理呢?陳去病必須作出抉擇!

除夕之夜密運軍火

1904年2月15日,即光緒二十九年癸卯年的除夕,這是近代歷史上必須記住的一個日子。因為這一天,黃興等人借除夕聚餐之機,舉行了華興會的成立大會。會上,黃興被推為會長,宋教仁、劉揆一為副會長,他們以"驅逐韃虜,復興中華"為號召,正式吹響了推翻滿清統治的號角。

與此同時!也就在癸卯年除夕傍晚,上海愛國女校內正緊鑼密鼓地展開著一場秘密行動。據陳去病弟子金世德律師編寫的《陳去病先生年譜》“癸卯條”記載:“因假封關之機,密運軍火三大船,秘密設軍事機關,作民族革命之實際工作。”據此可知,陳去病這趟回家不是一般意義上學校放假過年,除夕那天,他利用水路關卡放假疏於檢查之機,租了的三條船,船上載滿華興公司的軍火,乘著夜幕秘密轉運出上海。不料元旦那天風雨交加,船隊受阻無法穿過澱山湖,只得借宿在青浦,第二天一大早,三只船冒著風雨硬是闖過了廣袤的澱山湖,抵達了周莊鎮。

大量軍火運到哪個地方才合適呢?其實陳去病早就看准了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沒有人居住,且面積也夠大,就是他少年時讀書的周莊鎮沈氏義莊。沈氏義莊位於周莊鎮雙橋中石拱橋世德橋西堍,裏邊有一幢二層樓的房子,前面還有個大院子,那裏一直是周莊沈廳大家族給同族和親屬孩子讀書的地方,也是族中議事的所在,此時管事的人是陳去病的娘舅,軍火就存放在二樓,正好春節期間義莊放假了,也沒有閒人進出。更湊巧的是,義莊的隔壁那戶人家正是與陳去病一道留學日本的親密戰友費公直費宅,只要通過一道小門,軍火便可以迅速轉移出去,可以說安排相當周密。

安全到達周莊後,陳去病終於長長地松一口氣了,自己冒著生命危險,把三大船軍火安全護送到家,三天時間個中驚險不言而喻。從夢中驚醒的陳去病依然心潮起伏,輾轉反側,平明時分他詩興勃發,一口氣寫下8首絕句,起初沒有題目,為便於記憶乾脆用《癸卯除夕別上海,甲辰元旦宿青浦,越日過澱湖歸於家》為題,記錄下此時此刻的心情:

夢去無端已到家,醒時還自在天涯。風狂雨橫江潮急,卻送沉愁過歲華。

澒洞鯨波起海東,遼天金鼓戰西風。如何舉國倡狂甚?夜夜樗蒲蠟燭紅。

幾個江湖健男子,何時投袂振金戈?胡兒可卻直須卻,莫使機緣空錯過。

匈奴未滅豈為家?重念慈闈兩鬢華。烏鳥私情銷不得,迷陽卻曲恨徒賒。

三吳豪俊盡相知,文采彬彬有令詞。我獨何心弄柔翰?靴刀帕首過湖湄。

故宮禾黍日離離,北望中原淚暗滋。辮發胡妝三百載,幾曾重睹漢官儀?

夢中會說革命事,截發原因首及之。多恐武靈不胡服,大難赤手滅胡兒。

澱湖湯湯五十裏,曾聞蕩虜樹旌旗。弘功未蕆陳吳死,剩讀亭林集外詩。

這8首詩是陳去病作為一名革命者創作的優秀篇章,真實記錄了作者參加革命的心路歷程。細細品讀,無一不透露出他悲壯的革命情懷與強烈的民族意識,正如《革命其可免乎?》一文中大聲呐喊的那樣:“籲嗟!吾黃胤兮自今伊始,吾願吾急起以自圖。毋仰人之鼻息兮,毋伺人之咈俞;毋隨人之呼叱兮,毋供人之樂娛。必獨立以自治,勿依賴而躊躇!惟黃胤其永澤,要匪種之必鋤。時乎,時乎!吾同胞乎!各揮長劍彎強弧,斥逐異族歸東隅,掃蕩腥毒還清虛,我當橫刀趨亦趨。勉矣哉!努力乎!滿珠王氣今已無,君不革命非丈夫!”

正是這種自立自強的民族氣慨和拼死抗爭的革命勇氣,促使這位南社領袖敢地加入了反帝反封建地下組織,並冒死接受了秘運三船軍火的艱巨任務,在辛亥革命前夜,為華興會打響反清鬥爭第一槍,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