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往期回顧
首頁>最新消息
天人合一 自強不息 ——雲南哈尼梯田精神
新聞作者: 瀏覽:95次 發佈時間:2020-09-25

雲南紅河哈尼族“天、地、神、人”四位一體的哲學思想,所孕育的“天人合一,自強不息”的梯田精神,所具有的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存智慧為緩解調合這個矛盾提供了一些借鑒和思考。哈尼梯田以熔自然生態與人類智慧於一爐的特殊文化景觀而著稱,體現了高山林地涵養水源,林下建設居住村寨,沿山坡地開墾梯田,水系自上而下澆灌梯田、滋養生命,而後匯入溪流河水,再蒸發後又回饋養育山林。如此循壞往復生生不息,使得這裏的自然得以維持常態,人類得以繁衍生息。

哈尼族經過漫長而艱苦卓絕的遷徒,最終落籍在滇南哀牢山和無量山的崇山峻嶺中。而其中哈尼梯田最集中的哀牢山,是雲南的一條巨大山脈,是世界著名的雲嶺山脈的一個分支,呈西北東南走向,其主峰在雲南新平縣,海拔3166米,一般海拔都在2000米以上,茫茫蒼蒼,綿延近千裏,最終在綠春縣境內收尾。紅河是雲南六大江河之一,其幹流元江,發源於滇西巍山與下關之間的茅草哨。沿東南同哀牢山相伴而流,經大理白族自治州、楚雄彝族自治州、玉溪市和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最終在河口縣同其支流南溪河相混穿過越南注入北部灣。

立體的地貌、立體的氣候、立體的植被是本區域的整體自然生態環境。哈尼族正是充分根據這種地貌、氣候、植被的立體分佈和資源優勢,千百年來,祖祖輩輩“每天挖山不止”,雕琢出鋪滿山間的層層梯田,構建了與之相適應的農業生態循環系統,創造了“天人合一”的山地農耕文明。自然環境是梯田生態系統形成的基礎,哈尼梯田所體現出的生存智慧就是和諧,即人與自然界的和諧統一。無論選址立寨、開墾梯田、習俗祭祀,以及四時生計的安排,哈尼人始終遵循這個基礎。形成了高山林地為屏障,半山腰建村立寨,下半山至河谷開墾梯田的立體生產空間佈局,與習總書記反復宣導的“樹立和踐行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理念”不謀而合,異曲同工。

高山林地氣候陰涼,有茂密的原始森林,終年雲遮霧罩,從炎熱河谷和梯田濕地中蒸發升騰的水蒸氣,在山頂密林中化成朦朦朧朧的綿綿細雨,終將混成無數的溪流,順山勢淙淙而下,再通過條條水溝,流入村寨,流入梯田,高山林地便是天然的綠色水庫,成為哀牢山南段,“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生態奇觀。

水是梯田存留的前提和基礎,是梯田稻作的命脈,而高山森林是保證梯田用水的必要條件。森林植被是哀牢山自然生態系統的核心。普遍流傳於各地哈尼族民間的古歌《都瑪簡收》中唱道:神女都瑪簡收的拐杖插在地上後,瞬間變成了一棵遮天大樹,遮擋了日月,影響了生計,人們把它砍到後,從樹根沽沽湧出了十二股清泉流向四面八方,灌溉梯田並滋潤大地。通過這個神話傳說表明,在哈尼人的文化心理中認為,樹與水的關係,有樹便會有水,所以他們始終認為森林是神聖而有靈性的,不可隨意毀壞和砍伐。

哈尼族經過漫長而艱苦卓絕的遷徒進入滇南的崇山峻嶺中,按照壩區農業生產經驗,這裏的大部分地方是不宜進行稻作農耕的,特別是位於哀牢山南段紅河水系的三江(元江、藤條江、李仙江)流域。這裏山型徒峭,溝壑縱橫,幾乎沒有一塊一公里見方的平地。但哈尼人在這裏延續和弘揚了先輩艱苦卓絕和奮鬥不止的精神血脈,不畏客觀環境所折服,通過堅韌不拔,自強不息的努力,硬是把壩區農業移置到山區,創造了令人驚歎的梯田稻作農耕文明。

在哀牢山的崇山峻嶺和茫茫林海中,開墾梯田,並使之形成與本地的山區自然生態環境相吻合的農業生態系統,絕非一朝一夕可為易事,而是要付出數十代人曠日持久、自強不息的努力。

梯田是紅河水系三江流域的哈尼族得以綿延繁衍的物質載體,直觀地展示了作為耕耘者的哈尼人在自然和社會雙重壓力下,自強不息、生存繁衍的漫長歷程,這種漫長的歷程,孕育了哈尼人認知天地自然、洞悉社會人生的思維方式和價值觀,以及保護梯田及其自然生態的人文機制,這種人文機制,無一不閃耀著“天人合一”思想的光輝。哈尼族在長期的梯田耕作實踐中,很好地把握了哀牢山區的整體自然生態環境,這方面還反映梯田農事節令上。

根據哀牢山區四季不分明的氣候特點,把一年劃分為三個季節,即“崇敢巴朗”為冷季;“翁堵巴朗”為暖季;“仁翁巴朗”為雨季。每季四個月。“崇敢巴朗”是一年的開頭,相當於深秋和冬季。此時,梯田稻穀已收割完,意味著全年的耕作已全部結束,新一年的耕作工序已啟動,是積肥備耕之季,同時也要過大年了,即“幹通通”(又稱“紮萊特”、“十月年”),類似於漢族的春節。“翁堵巴朗”相當於春季和初夏。這一季為栽秧播種的時節,是全年活計最忙的時段,也是哀牢山區雨水最少、氣候最乾燥的季節。“仁翁巴朗”相當於夏季和初秋。這是哀牢山區雨水最集中的季節,也是梯田稻穀從栽插、返青到抽穗成熟的季節,是進行田間薅除、強化中耕管理的關鍵時期。  

哈尼族不僅在季節的劃分上吻合於哀牢山區的自然地理氣候特點,在每道農事工序的安排方面也切合於當地的自然環境和氣候。

哀牢山區複雜的地形地貌和獨特氣象,使這裏呈現出“一山分四季,隔裏不同天”的特殊氣候特徵。哈尼梯田的分佈也隨之在不同的地域方位和氣候帶上,即使是一片田,也有上下、左右之分,顯示出不同的土壤成分和海拔高低等。於是哈尼人在長期的耕作實踐中總結出了一套根據不同地域和海拔掌握耕作節令的方法。他們結合哀牢山區不同氣候帶以及土壤中樹木的發芽和落葉,花兒的開放與凋謝,各種鳥兒不同的鳴叫聲,創造了與梯田耕作節令緊密相關的物候曆法。

哀牢山區複雜的地形地貌,產生了各個區域,各個地點不同的千差萬別的氣候帶。甚至在一座山上,由於海拔的高低,向陽和背陰的差別,農事節令的安排都有相應的要求,在這個特殊的、複雜多樣的地理環境中,要通行的二十四節氣來安排生產活動是行不通的。而哈尼族的物候曆法在這裏發揮了鮮明而具體的指導作用。每個區域,每片田地乃至每塊田都有一些相應的物候,聰明的哈尼人通過觀察這些相應的物候變化,來確定自己在這個區域或這片田裏該做什麼農活,該從事哪道生產工序,把梯田耕作同當地的自然生態環境緊密聯繫起。

梯田立體的土壤氣候,必須有相應的稻穀品種,據不完全統計,傳統的梯田稻穀品種多達一百多種。這些品種大部分是哈尼族從當地野生稻馴化培育引種的。因為紅河水系的三江流域本身就有豐富的野生稻資源。這些野生稻種,經過哈尼人長期培育馴化,具有耐寒、晚熟、抗病蟲害的品質。米粒的物理結構好,碎米率低,化學合成充分,營養豐富。所以,梯田紅米至今仍是市場上走紅的緊銷商品。傳統稻穀品種很多,根據不同的海拔高度,不同的土壤類型,不同的水質和溫度也有相應的品種。不同地塊的稻種,過幾年還要輪換,由於有切合相應的海拔高度,土壤類型的各型稻穀品種,它們之間互為制衡,內部也形成了一種複雜的植物生態鏈,並同哀牢山區的整個自然生態環境融為一體,成為豐富的自然生態群落的一部分。而目前大面積推廣的雜交稻品種單一,雖然單位面積 產量高,但其型性與當地土壤氣候、自然環境格格不入,必須施用大量化肥農藥才能維持產量,破壞了固有的生態系統,打破了山區“天人合一”的自然生態。

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就是要求人向自然界索取生存發展之需時,主動擔當責任,呵護自然、感恩自然,保護生態系統,按照自然規律來推進經濟社會發展。作為哈尼文化根本和中軸的梯田稻作,其賴以根植的基礎是優越的生態環境。哈尼族在長期的生產實踐中,形成的對天地自然本質的認識把握,天人觀念以及處理人地關係準則的人文機制,使哈尼族聚居區域千百年始終保持了良好的生態景觀。

哈尼族人民在長期的生產生活中,逐步總結出了一系列的生產經驗,並在此基礎上形成了體系龐大的梯田稻作農耕文化。它以適宜農耕的自然生態環境為基礎,以稻作生計為核心,以相應的資源管理制度、農耕禮俗、精神信仰為調適器,保證了梯田耕作區數千年來自然生態和人文生態的平衡和諧,並在發達的稻作文化基礎之上,形成了一整套人與天地及一切自然環境和諧相處的行為禁忌和習慣法。千百年來,這種源於“萬物有靈,自然崇拜”觀念的行為禁忌和習慣法,通過代代相傳的祖訓,原始宗教的各種儀式,植根於每個梯田耕作者心靈深處,從而規範自己的言行舉止。

哈尼族堅忍不拔,奮鬥不止,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創造了“山區農業最高典範”的哈尼梯田。這是哈尼民族歷經數千年得以綿延發展的精神血脈。

在全球背景下,哈尼梯田作為人類與自然和諧共存、以及多民族友好融合的典型實例,對當今世界的發展模式具有深刻的啟示作用。在人類面臨生態危機的當今,哈尼梯田精神為我們開啟了一個新的視角,即如何調和自然生態與社會生存發展之間的矛盾,如何平衡保護與發展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