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往期回顧
首頁>最新消息
林靈真與元代道教東華派 王巧玲 孔令宏(浙江大學道教文化研究中心)
新聞作者: 瀏覽:296次 發佈時間:2019-10-01

龍虎(天師)、上清、靈寶是道教的三大符箓宗派,在隋唐之後主要流傳於江南地區,分別以江西龍虎山、江蘇茅山、江西閤皂山為傳播中心,稱為“三山符箓”。由於元代統治者對龍虎宗特別推崇,讓其總領江南諸路道教,所以另外兩派在元代的發展顯露出衰微之勢。當然上清、靈寶也積極適應現實,對教義、流派等進行一些改革,因此產生了一些支派。東華派就是由靈寶派在北宋末年分化出來的。東華派的創建可以追溯到北宋末年的道士王古和田靈虛(名思真)。但這兩人似乎只是做了創建的準備工作,真正創派的是寧全真(1101—1181)。據《濟度金書嗣教錄》,宋尚書王古原嗣丹元真人東華嫡傳,又傳給得靈寶之法的田靈虛,田靈虛遂合東華、靈寶二家之學,傳之於寧全真。《道法會元》卷二四四所列“靈寶源流”,自陸修靜起,遞經東華太皇道君、姚圓、王古、田思真、寧全真、王谼、趙德真、宋存真、張洞真、孔敬真、盧諶真、薛頤真,傳於溫州人林靈真。

林靈真為東華派在元代的主要傳人,其傳記見於《靈寶領教濟度金書》內《嗣教錄》。林靈真(1239-1302),俗名偉夫,字君昭,靈真為其法名,自號水南,因其母夢見洪水托盂載一嬰兒從南而至得名。溫州平陽林坳(今屬浙江溫州蒼南縣藻溪鎮繁枝社區一帶)人,出身官宦世家,其父官至保義郎,富貴且好修行。林靈真生於宋嘉熙乙亥九月二十八日,從小天資聰慧,“既長,經緯史傳、諸子百家、若方外之書,靡不洞究。而於四輔、三奇、陰符、畢法之旨,獨加意焉”。[(元)林天任:《水南林先生傳》,《道藏》第7冊,第19頁。]林靈真的文章雅致有卓見,受到鄉里前輩的讚揚,但卻屢試不第,僅得授“登仕郎”之小官職。林靈真悟到,追求仕途榮華不過是“黃粱一夢”,棄儒為道,家資萬貫如棄敝履。他舍宅為觀,取道教“洞天福地”之意,榜其門上曰“水南福地”,投禮提點複庵先生戴煟為師後,匾其宅曰“丹元觀”。此觀後毀於火災,林靈真於是在蕃芝山修煉,達到了“神光大定,慶雲繽紛”的程度,這一段時間為至元二十八年至三十一年期間。第三十八代天師張與材非常敬重林靈真,任命他為溫州路玄學講師,後來升任本路道錄一職,但林靈真從此更為低調精進,對整理撰輯靈寶濟度齋儀非常上心。“自視歙然,乃退居琳宇,盡三洞領教諸科,及歷代祖師所著內文秘典,準繩正一教法,撰輯為篇目,為《濟度之書》一十卷,《符章奧旨》二卷。”[(元)林天任:《水南林先生傳》,《道藏》第7冊,第19頁。]書成之後,正一教主第三十八代天師張與材命雕版印行,以廣其傳。其後,林靈真親至龍虎山,朝拜張與材,天師親授“靈寶通玄弘教法師”、“教門高士”尊號,命其住持溫州天清觀事。林靈真以溫州為中心,所傳弟子眾多,達到有教無類之境界。正一龍虎宗的董處謙、玄教大宗師吳全節等都曾投其門下。

林靈真於大德六年(1302)逝世。臨終前,命弟子林天任嗣其教。林天任,號橫舟,昆陽(原屬浙江平陽縣,今在蒼南縣境)人,其人曾出仕為修職郎,後才歸心玄學為道士,嘗“采摭道典,黼黻教科,累闡黃篆大齋”[(元)陳性定:《仙都志》卷下,《道藏》第11冊,第82頁。],被授予“凝和通妙觀明法師”、“玄學講師”等稱號。據《道法會元》卷二四四《玉清靈寶無量度人上道》之《靈寶源流》所列東華派歷代宗師,在林靈真之後,列“太極高閑先生董真人,諱處謙”,“三十九代天師太玄張真人,諱嗣成”[(元)佚名:《道法會元·水南林先生事實》,《道藏》第30冊,第496頁。]等二人,說明此二人應該是東華派最末兩代宗師。董處謙與張嗣成都是正一派道士,既已做了東華派的宗師,表明此時東華派已會歸入正一道了。

林靈真在道教上的貢獻,首先是舍宅為觀。“於是棄儒從道,舍宅為觀,家資巨萬如棄敝履。追感先夫人洪水自南之夢,自號‘水南’。遂榜其門曰‘水南福地’。投禮提點複庵先生戴公煟為師,取丹元方諸之意,匾其觀為‘丹元觀’。安撫肖梅徐公嗣孫寔為之書。”[(元)佚名:《道法會元·水南林先生事實》,《道藏》第30冊,第498頁。]觀宇內外威儀一新,雕樑畫棟,鏤刻精緻,仿佛新建宮觀一樣,為東華派的活動及傳播提供了必要的場地。

其次是開一代之教,授徒眾多。林靈真曾自謂曰:“予學道於虛一先生林公、東華先生薛公,於茲有年矣。幸造道域,參玄律,詎可韞所學而不濟於世?!……乃紹開東華之教,蔚為一代真師。以度生濟死為己任,建普度大會者不一。”[(元)林天任:《水南林先生傳》,《道藏》第7冊,第19頁。]據《道法會元》卷二四四《玉清靈寶無量度人上道》之《靈寶源流》所列東華派歷代宗師可知,林靈真之前,有“東華先生薛真人,諱熙真”[(元)佚名:《道法會元》卷二四四,《道藏》第30冊,第496頁。],此人應該就是林靈真所謂之“東華先生薛公”薛熙真。另一人虛一先生林公是林升真。“查明代朱東華所修《平陽縣誌》載:‘林升真,仁樂之孫,能神遊上清,知人禍福,禱雨陽輒應,年八十餘一,冠裳端坐而化。以其教授虛一,虛一傳水南。故蓀水有道鄉之稱。’”這兩條材料證明林靈真的籍師為薛熙真。度師是虛一先生林升真。[ 陳文龍:《王契真<上清靈寶大法>》研究,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博士學位論文,2011年,第59頁。]此譜系中將林靈真列為一代宗師,說明他已經被後人承認為東華派的宗師。林靈真所傳弟子眾多,“在州裏不下百餘人,在方外則天師門下高閑董公,宗師堂下閑閑吳公,金華謝公,括蒼雨峰周公,武林盤隱王公,吳門靜境周公;派孫有廬山鐘嶽於公,赤城天樂趙公,武陵廛隱方公,練溪岩穀周公,虛舟平公,竹外張公,此玄門之表表尤著者。其從遊參妙,肩摩踵接,未可一一記之,亦可謂一時授受之盛。”[(元)林天任:《水南林先生傳》,《道藏》第7冊,第20頁。]此外,自從擔任天清觀住持後,“間有願學者進之,無倦忱,得有教無類之意”。[(元)林天任:《水南林先生傳》,《道藏》第7冊,第20頁。]可見林靈真在授徒傳教方面貢獻很大。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貢獻是,林靈真規範科儀,著述傳道。林靈真的著述有《嗣教錄》一卷,《內閣藏書目錄》[(明)孫能傳:《內閣藏書目錄》卷七,《續修四庫全書》“史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第917冊,第157頁。]卷七著錄有“法師林靈真撰集”的《上清靈寶大成全書》疑即此書。林靈真所屬的東華派原從靈寶派分化而來,也以元始天尊、靈寶天尊為最高神,以《度人經》為主要經典,以齋醮科儀為術。東華派實際創始人寧全真曾從田靈虛(思真)、仕子先(仙人)得東華、靈寶二派法篆之傳。據稱田靈虛曾遇劉宋道士陸修靜於廬山,受三洞經教,又被嗣丹元真人東華嫡傳的徽宗朝宰相王古延於家中,抄錄道典,得王古東華法篆科儀。仕子先,據稱嗣法於楊司命(東晉楊羲),得靈寶玄範四十九品、五府玉冊符文印訣等,以之傳寧全真。寧全真於是合靈寶、東華二系靈寶經教科儀為一,以善通真達靈,於北宋末名震京師。寧全真所傳上清靈寶法,南宋人王契真編為《上清靈寶大法》六十卷,理宗時金允中曾編有《上清靈寶大法》四十四卷。到了元代,林靈真將寧全真一系所傳靈寶科儀編輯為《濟度之書》十卷,《符章奧旨》二卷。現《道藏》所收署寧全真授、林靈真編之《靈寶領教濟度金書》三百二十卷,為《道藏》中卷帙最大的一部書。蓋為後人據其十卷《濟度之書》增廣編纂而成。凡設齋建醮、祈禱煉度所用之各種科儀,如立壇法度、各種齋醮之節次儀範及所用表章款式、符書雲篆、偈讚頌詞等,“大而告天祝聖之文,小而田裏祈禳之事,修齋奉教,粲然畢備。”[(元)林天任:《水南林先生傳》,《道藏》第7冊,第20頁。]此書刊印發行後,加快了東華派教義的傳播,擴大了東華派的影響。

林靈真所傳東華派一系的齋醮祭煉,有取於內丹、雷法之處,表現出鮮明的時代特點,如《靈寶領教濟度金書》卷六所列“聖真班位”中,有當時神霄派所奉事的“神霄真王長生大帝”[(元)林靈真:《靈寶領教濟度金書》,《道藏》第7冊,第63頁。]。該書卷三二零謂攝召鬼神、亡魂必須用“元始之真光”,即內丹家所言“元神”,張繼先所謂“一點靈光”。認為祭煉時所祈禱、存思的“太一天尊”即是自己元神,所用“唵哞吒唎”等咒語乃“吾心神之內諱”,“寶篆者是聚吾心中之神光”。祭煉時,以內丹修煉的三田搬運為基,符箓派的存思為用,正如在《濟度金書》卷三二〇中所聲稱的“諸破獄極有作用,法師能破身中之獄,方能破地下之獄”[(元)林靈真:《靈寶領教濟度金書》,《道藏》第8冊,第819頁。],如存想太乙救苦天尊坐於自己泥丸宮中,放大光明下照地獄,度諸亡魂,而地獄者即自己兩腎之下。該派強調煉度亡魂陰鬼超升須以法師自己內煉全陽為本,若未能全我之陽,便談不上補彼之陰以全其形神,強調“諸攝召全以運神為主,至於歌章吟偈,乃科儀耳”[(元)林靈真:《靈寶領教濟度金書》,《道藏》第8冊,第819頁。]。所以行靈寶法祈禳煉度者,須常修“大定神光”,“法曰:兆絕慮澄心,凝神思道,運絳宮赤氣下降,玄泉上升,心血腎精二氣交合,放丹田中,孕生嬰兒,漸長如真人形。次運肝中青氣如雲下罩,真人被青衣青玉冠青圭,歡顏和悅。次運心火,池中有火龍一條,躍出垂載真人乘五色雲氣,自夾脊大度橋直上泥丸與元始天尊合為一體,金樓玉殿,法座寶幢,一一周備。須曳元始運化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之道化化百寶光,化生諸天童女官君,森然環列,元始寂定,複放寶光一條,洞照北陰之處,並化為碧玉色,自上而下,光明洞達……”[王契真:《上清靈寶大法》卷三,《道藏》第30冊,第675頁。

]可知,其具體功法是於每日清晨靜坐靜心,然後再運絳宮(心)赤炁下降,玄泉(腎水)上升,心血腎精二炁交合,放丹田中孕生嬰兒,次則存想嬰兒“自夾脊大度橋直上泥丸”,行周天運轉。這些內容明顯是取自內丹法,而略加以上清、靈寶派傳統的存思之術,以內煉成丹為外用符箓之本。總之,其論齋醮之要,在於內煉存思為科儀符法之本。金允中批評寧全真、林靈真一系所傳靈寶法違格失經,不合古人之意,恰恰說明寧全真一系在齋醮之術方面確有創新之處。

與傳統靈寶派相比較,東華派既繼承了晉唐的靈寶古法,又表現出新的時代特點,既取材於內丹學說,也重視盛行於宋元的雷法,還廣收百家道術,包括升神飛步、存思服氣、吞日踏鬥、洞觀內視、祝聖禳解、開度追攝、煉屍生仙等。這樣既保持了傳統靈寶派普度眾生、擅長齋醮的面貌,又有一定的創新。東華派著述甚豐,內容豐富,分門別類,條理清晰,堪稱符箓、齋醮、科儀文獻中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