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往期回顧
首頁>最新消息
參加籌備新政協的沈體蘭 莊 吉
新聞作者: 瀏覽:46次 發佈時間:2019-10-01

沈體蘭(1899—1976),南社社員,著名教育家、社會活動家。原名沈流芳,字體蘭,江蘇吳江人。童年隨父定居周莊(今昆山市周莊鎮),東吳大學畢業後留學英國牛津大學,獲文學碩士。回國後長期擔任上海麥倫中學(今繼光中學)校長。1949年沈體蘭光榮地參加了新政協的籌備,見證了人民政協和共和國的誕生。他又是如何到達北平參加新政協的呢?


(圖為周莊鎮沈體蘭故居”貞固堂”外景)

華中輪上的神秘“船員”們

1949年2月初,沈體蘭從上海秘密抵達香港。在中共香港分局巧妙安排下,精心打扮成“船員”模樣的沈體蘭,與喬裝後的陳叔通、王芸生、馬寅初、包達三、傅彬然、張綗伯、趙超構、柳亞子、徐鑄成、曹禺、鄭佩宜、鄭振鐸、郭繡瑩、馮光灌、葉聖陶、鄧裕志、胡墨林、劉尊棋、張志讓、吳全衡、宋雲彬等20多位愛國民主人士,分批登上了一艘掛著葡萄牙國旗的英國商船“華中號”,1949年2月28日中午,肩負特殊使命的華中輪離開香港,駛向解放區。

這趟秘密而神聖的航行,就是著名的“知北遊”。在華中輪航行次日的晚會上,民主人士們聚攏在一起,舉辦了一場特殊的晚會。會上,葉聖陶先生出了一道謎語,謎面說:“我們一批人乘此輪趕路”,打《莊子》中一篇名。謎底是《知北遊》,葉聖陶解釋:“知,指知識份子之簡稱。”更賦詩一首:“南運經時又北遊,最欣同氣與同舟。翻身民眾開新史,立國規模俟共謀。”

從第二天起,華中輪上多次舉辦晚會,晚會上人們或即席座談或即興表演,他們暢談民國軼聞舊事,如“陳叔老講古,述民初議和秘史”“包達老談蔣介石瑣事”“柳亞老談民初革命”“包達老談上海掌故”“雲彬談民十六後,楊皙子(即楊度)曾贊助中共”“家寶(曹禺)則談戲劇而推及其他”等等,會上,沈體蘭則繪聲繪色地講述了美國特使魏德邁被他們上海進步人士駁斥得狼狽不堪、當眾出醜的軼事,引得大夥兒哄堂大笑。

在3月2日的晚會即將結束時,有人提議“知北遊”全體同人合唱一支歌,一時間竟無歌可選,沈體蘭說:當年八一三淞滬抗戰,學校遭炮火轟炸,可是麥倫中學的學生們都很堅強,常常聚在一起合唱《義勇軍進行曲》相互激勵。由於這首歌的歌詞膾炙人口,大家齊聲說好,於是晚會在《義勇軍進行曲》的合唱聲中進入高潮。

“知北遊”一行在華中輪船艙內留下了一張珍貴的合影。左起,第一排:萬瑞、鄭小箴、包啟亞;第二排:包達三、柳亞子、陳叔通、馬寅初;第三排:傅彬然、沈體蘭、宋雲彬、張絅伯、鄭振鐸、葉聖陶和王芸生。


(圖為“知北遊”全體在華中輪艙內合影)

經過6天的海上航行,1949年3月5日下午,華中輪順利在解放區煙臺港靠岸。登陸後,華中輪的神秘“船員”們終於可以公開自己的身份了。在柳亞子等人推薦下,“知北遊”一行成立了代表團,由陳叔通任臨時團長,宋雲彬為秘書長,沈體蘭、劉尊棋、郭秀瑩為幹事,帶領大家出席煙臺市黨政軍民歡迎會。兩天後“知北遊”一行又開始了新的旅程,途中,3月8日,葉聖陶、劉尊棋、沈體蘭等人參加在萊陽舉行的“三八節婦女大會”。3月18日上午,他們抵達最終目的地——北平。時任北平市長葉劍英、中央統戰部部長李維漢,還有先期北上的沈鈞儒、郭沫若、馬敘倫、胡愈之等數十位民主人士到車站迎接。

中山公園的南社臨時雅集

3月18日夜,“知北遊”一行住進了北平六國飯店。柳亞子和沈體蘭所住的房間相近,兩人交往的機會極多。根據柳亞子日記記載,在剛到北平的一個多月中,他倆互動頻繁,僅相互探望走訪達十餘次。

對於這趟愉快而令人難忘的“知北遊”,柳亞子總是念念不忘,他在致友人的信中說:“甚為高興,途中因同業頗多,亦不寂寞,沈裕昌的小老闆亦同舟共濟……”,信中所謂“沈裕昌的小老闆”即指沈體蘭。沈裕昌是沈體蘭祖上經營的商號,而他卻從來沒有當過一天“老闆”。早在1934年,麥倫中學計畫建造一個室內體育館,沈體蘭一邊四處募集資金,一邊變賣了自己祖上的房產和“沈裕昌”的買賣,共得大洋3200元全部捐給校方,約占整個募捐總數的三分之一,從此他也成為一名無產者。第二年,他又發起募建了現代化的教學大樓——科學館,後來師生們為銘記沈校長對麥倫中學的無私奉獻,就把這個館命名為“體蘭館”。至於“沈裕昌的小老闆”應該是柳亞子對小同鄉的昵稱。

柳亞子先生是南社發起人之一,在北上路途中,他豪情滿懷寫了30多首詩,其自勉詩中稱:“六十三齡萬里程,前途真喜向光明。乘風破浪平生意,席捲南溟下北溟。”作為沈體蘭加入南社時的介紹人,柳亞子對這位小同鄉關愛有加,亦作七絕相贈:“蕘翁莊重鈍翁狂,少日才名勝老蒼。猶是曲江佳子弟,絳雲劫火最難忘。”手捧詩稿,沈體蘭回想起30年前柳老親自介紹自己加入南社,而那年,他還是個21歲的大學生,這位“曲江佳子弟”不禁感慨萬千。

從全國各地陸續抵達北平的各界人士中,不少是南社和新南社的成員,經請示中央批准,1949年4月16日下午,位於天安門西側的中山公園(原社稷壇)來今雨軒內傳出一陣陣歡聲笑語,由柳亞子先生召集了南社、新南社聯合臨時雅集,這也是南社最後一次雅集活動。社員茅盾、歐陽予倩、邵力子、張志讓及沈體蘭等16人出席了雅集,他們還邀請了周恩來、葉劍英、李立三、葉聖陶、張西曼等部分嘉賓。周恩來、葉劍英分別在會上講話,他們勉勵各位要為建國大業多作工作。社員歐陽予倩、邵力子等先後發言,沈體蘭也作了交流,他介紹了上海麥倫中學的情況,談起校慶日定為每年的5月5日時,他說:“5月5日是偉大思想家、革命家馬克思的誕辰日,多年來麥倫中學始終把這個日子作為校慶,是很有意義的,也是很光榮的。”給人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1949年5月,沈體蘭有幸參加了第一屆全國青年代表大會,並擔任大會主席團副主席,致閉幕詞。會後,他隨廖承志同志等人赴西山,向毛主席和朱總司令彙報了大會情況。


(圖為中山公園內南社、新南社聯合臨時雅集合影)

他是中國共產黨的老朋友

沈體蘭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但同時,他還是中國共產黨的老朋友。1931年沈體蘭主持上海麥倫中學後,就聘請摯友曹亮(中共地下黨員、上海文化界救國會領導人之一)為教務主任。他們共同聘請了許多愛國學者、專家來校執教,如抗戰前有魏金枝、吳仞之、曹孚、黃九如、茹枚等,抗戰後有趙樸初、王楚良、林庚漢、劉曉(中共江蘇省委書記)、朱澤甫、關健夫、藍仲祥、唐守愚、樓適夷、林淡秋、盛雨辰等。有人統計,到新中國成立前,在麥倫中學任教的40多名教師中,半數以上是中共黨員,這在當時全國中小學校中也是僅見的。

抗戰前,麥倫中學還專門對外開放舉辦民眾夜校,所謂“夜校”實際上是中共地下黨組織領導的人才培訓基地,一大批上海工人運動積極分子就是通過夜校短期培訓,迅速成長並踏上革命道路。此外,沈體蘭個人還資助了陳明、沈溪聲等多名青年學生,奔赴革命聖地延安。七七事變後,沈體蘭積極參加由宋慶齡發起的保衛中國大同盟, 1938年起,作為代表赴印度、英、美等國作抗日救國的演講,爭取國際社會的同情與支持。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發生,他擔任編委的《上海週報》把周恩來手書“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登了出來,其凜然節氣令人欽佩。

1942年春,沈體蘭被迫撤離上海,赴西南等地辦學。在韶關擔任了東吳大學文學院院長,並代理校長,隨校遷至重慶。經中共地下黨安排,他到了曾家岩八路軍辦事處拜訪,周恩來評價:“沈先生是大學校長中第一個來看望我們的。”交談中沈體蘭回憶起1937年初,邀請美國作家斯諾向上海愛國人士介紹赴陝甘寧邊區的所見所聞,他自己還親自擔任翻譯,後來又出面向各界籌款,資助出版了《西行漫記》(一名《紅星照耀中國》)等往事,在場的人為之肅然起敬。

1947年,沈體蘭與馬寅初等人發起成立了“上海市教育人權保障會”,聯合了其他28位民主教授發表意見書,提出反對內戰、反對逮捕愛國師生等6項抗議。1948年“五一口號”發表後,沈體蘭等上海民主人士紛紛回應,與周穀城、

張志讓等聯合發起了“上海大學教授聯誼會”。在中共地下黨的領導下,“上海大學教授聯誼會”參加了全市反美愛國、反對內戰、反對逮捕愛國學生的集會遊行。美國特使魏德邁召集所謂“民間調查座談會”,沈體蘭等民主人士在會上仗義執言,哄走了魏德邁。

1949年初一天晚上,沈體蘭校長把校學生會正、副主席叫到家中,囑咐他們:“我要出去一段時間,整個學校就交給你們了。你們要把同學們組織起來,千萬要把校舍保護好,把圖書、設備、儀器保護好,迎接新中國到來。”之後,他就神秘地消失了。

籌備新政協,迎來新中國

那麼沈體蘭究竟去了哪里?原來中共中央發給香港分局的電報明確指示“設想新政協大約在明春召開,故各方人士須於今冬明春全部運入解放區……”在上海地下黨組織安排下,沈體蘭踏上了人生的新征程。作為教育界的代表和上海市大學民主教授聯誼會領導人之一,他先秘密轉道香港,與柳亞子等人會合,然後加入了“知北遊”的行列。

抵達北平後,沈體蘭與“知北遊”等民主人士很快就參與了新政協的籌備工作。1949年6月15日,新政協籌備會在中南海懷仁堂開幕,參加籌備會的有黨派、團體、民族、華僑等各界23個單位,代表134人。 6月16日,大會通過了“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組織條例”,選出毛澤東等21人組成常務委員會,負責日常事務。常委會推定毛澤東為主任,周恩來、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陳叔通為副主任;李維漢為籌備會秘書長;餘心清、沈體蘭、周新民、連貫、宦鄉、孫起孟、齊燕銘、閻寶航、羅叔章等為副秘書長。被推選為籌備會副秘書長,這對於沈體蘭而言,無疑是黨和人民的高度信任,社會各界的首肯,倍感光榮,此後的三個多月時間裏,他沒有辜負黨和人民的囑託,日以繼夜地全身心投入到了新政協的籌備工作之中。

1949年9月21日晚7點,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在中南海懷仁堂開幕。662位委員代表了全國各界別各民族,稱得上“群賢畢至,少長鹹集”。會上,沈體蘭正式當選為第一屆全國政協副秘書長。9月30日下午,在一屆政協第八次大會上,選舉產生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政務院總理副總理,以及政府部門負責人。沈體蘭又被光榮地提名為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委員。第二天,即1949年10月1日下午三時,作為人民政協和建國大業的親歷者、見證者,沈體蘭與民主人士們一同登上天安門,光榮地參加了彪炳千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典!


(圖為1949年6月16日通過的新政協籌備會組織構架)

1951年春,沈體蘭由胡愈之介紹,加入了中國民主同盟,任民盟中央委員。1953年,經馬敘倫介紹,他又加入了中國民主建國會,任民建上海市常務理事。之後,沈體蘭連續擔任了全國政協二、三、四屆委員。1950年,為加強華東教育工作,他調任華東軍政委員會教育部副部長,1953年改任華東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1955年起,擔任上海市體委主任。1958年當選為上海市政協副主席。作為著名的教育家、民主戰士,沈體蘭為人民政協和建國大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