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往期回顧
首頁>最新消息
一對父女的綾絹復興夢
新聞作者: 瀏覽:104次 發佈時間:2019-08-08

7月30日,位於湖州市南潯區雙林鎮的湖州雲鶴雙林綾絹有限公司內,總經理鄭小華正在車間內仔細查看著每道生產工序。作為“雙林綾絹織造技藝”的傳承人,鄭小華17歲入行,今年已是第39個年頭。

雙林綾絹被譽為“東方絲織工藝之花”,享譽海內外。雙林綾絹織造技藝更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被列入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

“馬虎不得,一批產品的成敗就可能砸掉雙林綾絹的牌子。”鄭小華坦言。近些年,建立傳承館、搭建學習平臺,但讓他最欣慰的,莫過於女兒鄭依霏辭去工作,回家致力於綾絹織造技藝的傳承和發揚。

“自己與父親的傳承方式,可以說是一動一靜,一個前衛一個復古。”今年30出頭的鄭依霏說,傳統技藝的傳承與發揚離不開離不開“折騰”。

一份初心 結下不解情緣

雲鶴綾絹的前身為雙林綾絹廠的老字型大小,創建於1958年。日前,鄭依霏帶記者走進這座頗具年代感的老車間,車間內20多組老舊的梭織機正在一刻不停地運轉著。

“別看這些機器陳舊,但都是‘熟練工’,要織造出仿古類綾絹還真少不了它們。”對於綾絹的各項歷史和製造技藝,鄭依霏如數家珍。她介紹,綾絹早在東晉太元年間,吳興太守王獻之在任時以白練書寫,有“王獻之書兼欣白練裙,練即絹也”的記載。目前公司年產綾絹20萬米,產品成了全國各大博物館用於書畫裝裱、修復的緊俏貨。

在企業二樓的雙林綾絹技藝傳承館內,石元寶、批床、提花機等手工織造綾絹的器具一應俱全。傳承館的現場演示原生態地還原了雙林綾絹織造卷絲、浸泡、翻絲等11道工序的古老技藝。

在上世紀80年代,雙林鎮的綾絹產業迎來了黃金時代。生產日益紅火,每天會有200多臺織造機生產,一天的產量有時要達到1萬米。在鼎盛時期,更成為當地稅收和創匯的支柱產業。

但好景不長,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綾絹的產量和銷售額連年萎縮,當地綾絹廠紛紛倒閉,雙林綾絹廠也難以倖免。

是改行做其他產業,還是繼續往綾絹行業裏鑽?在幾番思量後,鄭小華決定接手原來的雙林綾絹廠。

雙林綾絹廠破產拍賣,鄭小華咬咬牙從親戚手裏借錢買下了廠房和技術資料。而這些,能給他的企業帶來多大經濟效益?那時有好多人覺得他傻,用錢換回了一大堆廢物。

為了傳承綾絹技藝,2016年,鄭小華出資籌建綾絹藝術館,免費對外開放。在展館內,那些曾經被人視作“廢物”的老物件,都派上了用場。

“當時都堆放在企業的倉庫裏,不知道做什麼用。慢慢我們就明白了,它們具有很高的文化價值,一旦失傳,必然造成巨大損失。”鄭小華說,如果讓它們重放異彩,就會把綾絹做成南潯乃至中國的文化名片。

一句承諾 新與舊的融合

當天,鄭依霏正與一位杭州的服裝設計師商談綾絹服裝的開發設計。不同於以往綾絹只能運用於書畫裝裱領域的局限,近些年,鄭依霏靠著持續的技術革新,拓寬了產品運用廣度。

雙林綾絹因其獨特的功能和作用而在歷史上具有重要的價值。除了在書畫裝裱的應用,曾作為朝廷貢品展現華貴風範。鄭小華介紹,在現代,雙林綾絹更廣泛地用於書畫裝裱、工藝品製作、裝飾美術等領域。

而今,雙林綾絹通過幾百年來的生產演繹,歷經幾代綾絹人的努力,在創造、發展中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但隨著老一輩綾絹人的逝去,其傳統工藝受到很大衝擊,已到了青黃不接的尷尬境地。目前掌握傳統工藝的老手藝人極少,而最年輕的也已年過半百,傳統工藝後繼乏力。加之現代機器化工藝和無數替代品不斷湧現更加劇了綾絹產業的衰弱。

5年前,鄭小華有了讓女兒回企業接班的想法。“當初想都沒想就拒絕了父親。”鄭依霏坦言,近幾年,綾絹產業日漸萎縮,是外人眼中的“夕陽產業”。

隨後,鄭小華提出讓女兒到企業感受下綾絹織造技藝。一周後,鄭依霏決定留下,“感歎於這項技藝的偉大,更為傳承的斷代惋惜。”

相對於父親對技藝的堅守,鄭依霏則給產業帶來了更多的活力。5年來,鄭依霏推出了仿宋、仿明清等仿古絹,同時通過互聯網拓展私人訂制等銷售管道,在傳承這項古法技藝的基礎上,結合文創產業的發展,研發出更好地繪畫、裝裱用絹。

“我們現在用生絹替代傳統的礬絹作為繪畫用絹,可以大幅度提升繪畫作品的保存時間。”鄭依霏拿起幾把雅致的綾絹扇。她告訴記者,這是他們公司迎合當下熱播的古裝電視劇,與蘇州的團扇製作傳承人合作推出的仿古宮廷團扇,很受市場的歡迎。

一個回眸 托出產業未來

對於鄭小華來說,執著堅守的背後是責任的擔當。如今,鄭小華逐漸也將傳承一棒交於鄭依霏,年青一代綾絹人不僅有顆堅守的初心,更有著對綾絹產業未來的展望。

近年來,雙林綾絹這朵工藝奇葩在這對父女的創新下,借助現代文化創意,已從書案走向百姓生活。綾絹的應用越來越廣,也讓這項日漸萎縮的千年傳統工藝重煥光彩。目前,全鎮的綾絹產業年產值已突破億元。

讓鄭小華更高興的是,為了不讓綾絹技藝成為“孤本”,近年來,雙林鎮及該區有關部門對於雙林綾絹織造技藝的傳承和保護做了大量工作——經常走訪老藝人、老工人,請老師傅傳授織造技藝的操作過程和技巧,著重培養新一代雙林綾絹織造技藝的藝人;騰空近300平方米的廠房,設立雙林綾絹織造技藝展示館、體驗館;開設原始織造技藝手工作坊,使瀕臨失傳的原始手工工藝重放光彩;向更多的市民展示,讓更多的人瞭解這一風格獨特的傳統技藝;挖掘原始手工工藝,研製了古花綾、古耿絹,以及故宮專用耿絹,用於製作故宮藏畫,使沉睡的“石元寶”重返綾絹舞臺。

而對於鄭依霏而言,綾絹已不僅僅是一份事業。“我心中的概念創新,包括兩塊,一是文創產品的開發,讓綾絹製品能夠深入到生活當中去,讓更多的人可以使用這個綾絹;二是再生古代綾絹的傳統。把這個產業發揚光大,這是一種責任,也是我內心的一種堅持。”她說。

上半年,企業已成功研發了4款仿宋古絹,這批仿宋古絹相較於去年的仿宋絹而言更加的粗獷,原材料採用手工繅的土絲製成,更加適合臨摹和創造宋人山水類的大寬幅的作品。同時,企業目前正在與北京榮寶齋的國家級非遺木板浮水印技藝合作,創新研發新型產品。(張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