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往期回顧
首頁>最新消息
文韜武略話茅坤 朱惠新
新聞作者: 瀏覽:148次 發佈時間:2019-05-22

茅坤,字順甫,號鹿門(1512——1601),明朝嘉靖十七年進士,文學家。他集政治、軍事、文學等才能於一身,是明朝歷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全能之才。他是現湖州市南潯區練市鎮花林村人,享年九十高壽而卒。

茅坤祖籍臨安鳳凰山,先祖茅驥曾為安徽池州路總管,為避戰亂,棄官隱居,治筏而生。後遷徙至花林,世代務農,至茅坤出生,已相傳八代。

茅坤從小就天賦異稟,勤奮好學,雖由於種種原因,科舉考試之路並不順遂,但還是在他二十七歲那年,得中進士,從此開始了他的官宦生涯。

下麵,筆者就茅坤一生中,對政治、軍事、文學三個方面的貢獻與成就,作一個簡單的梳理。

一、茅坤的官宦生涯

茅坤在嘉靖十七年得中進士後,因為文才了得,被當時的首輔夏言看中,留京任用。他先任禮部主事,後調任吏部稽勳司。

當時的明世宗嘉靖皇帝篤信修道煉丹,在禱告儀式上,需要大量的青詞。皇帝有這嗜好,下麵的大臣就紛紛撰寫青詞,欲博得皇帝的重視而得到重用。首輔夏言請茅坤為其代筆撰寫青詞,遭茅坤斷然拒絕,還憤然稱:“安做相君詞臣乎?辱三寸筆管—……”:這樣一來,茅坤徹底得罪了權高位重的首輔大人,他的政治生命也就可想而知了。 最後心高氣傲、不媚權貴的茅坤被貶遣到閉塞的安徽青陽當縣令。儘管茅坤在青陽為令不足三月,因父亡而回家奔喪。但在青陽為官不到百天,卻為青陽百姓解決了長期懸而不決的疑案和疑難,而深受百姓愛戴。他回家奔喪,竟有數十青陽百姓相跟而來。

茅坤的第二任縣令是在江蘇丹徒縣。這是他為父守孝三年後才赴任的。當時江南大旱,糧食幾乎絕收。茅坤時在患病之中,他拖著病體,積極籌措糧食,挨村挨鄉地救災,活民無數。因茅坤賑災有功,他在丹徒任上還沒有期滿,即被朝廷重新調京任用。其時的首輔已經換了嚴嵩。嚴嵩和禮部尚書徐階都十分看重茅坤之才,所以兩人都極力籠絡他。但茅坤清正廉明,潔身自好,對官場陋習深惡痛絕。後來,茅坤成為嚴嵩與徐階政治傾軋的犧牲品,被貶為廣平府通判。

茅坤在廣平府通判任上兩年,幾乎不問政事,只是埋頭學問。時廣西瑤族寇患嚴重,瑤民起事。朝廷知茅坤大才可用,就任命茅坤為廣西兵備僉事,協助兩廣總督剿匪。茅坤在廣西陽溯等地,通過深入地調查研究,制定周密的軍事計畫,採取”擒賊先擒王”的“雕巢”之計,一舉搗毀了匪穴。隨後,茅坤採取和睦漢瑤的民族政策,消除對立,徹底解決了漢瑤長期對立的民族矛盾,剷除了滋生匪患的土壤。茅坤的治政和軍事才能,再次得到彰顯。由此,茅坤又被提升為大名副使。在擔任大名副使期間,茅坤消除邊患,平定叛亂,立下赫赫戰功。

但茅坤畢竟是一個書生意氣的清正文官,他恃才傲物,痛恨權術,最終還是遭人陷害,再次被權貴剝奪了官職,黯然回鄉。

茅坤是一個有遠大政治抱負的人,也極有政治才幹。但性格決定命運,只因茅坤,不願違心依附權貴,剛正不阿,也註定了他政治生涯處處充滿風險。茅坤在仕途上,幾起幾落之後,在他正當盛年的四十歲時,就永遠脫離政壇,回鄉著述達五十年。

二、茅坤的軍事才能

茅坤不僅在從政上富有才幹,他的軍事才能也是相當突出。

茅坤在廣西剿匪期間,首次展示了他的軍事才能。當時,廣西境內的匪患相當嚴重,官兵多次派大軍征討,都無功而返,卻損失慘重,這極大地助長了土匪的囂張氣焰。茅坤來到廣西後,不與匪徒硬碰硬。他派出偵察分隊,打扮成匪徒的樣子,沿路畫地形,做標記,再用沙盤壘成沙丘模擬攻防。幾次演練之後,茅坤組成精幹小分隊,奇襲匪首老巢,並一舉搗毀。匪首被擒後,其他十幾個匪部,聯合向官兵進攻。由於茅坤早有準備,布下伏兵,一舉殲滅了來攻之敵,取得大捷。當時的兩廣總督應槚大贊茅坤為“奇才”。而茅坤也創下了世界戰爭史上,首用沙盤模擬作戰的先例。

茅坤的軍事才能,在明朝廷的官宦中是有口皆碑的。即使在他離開官場多年以後,曾經擔任兵部尚書、江浙閔總督的胡宗憲,在抗擊倭寇的鬥爭中,也把茅坤請去做他的軍事幕僚。茅坤以家國為重,不計前嫌,毅然投入到抗倭一線。他向胡宗憲獻了八策,即“一為諜賊情,二為申軍令,三為利器械,四為分戰守,五為擇將官,六為籌兵伍,七為築城堡,八為練鄉兵”。這條條計謀,都極具針對性。胡宗憲依計而行,效果很好。

茅坤還與胡宗憲一起設計誘降寇首王直與徐海,從而取得了抗倭鬥爭的決定性勝利。

三、茅坤的文學成就

茅坤被削職歸家時,才四十歲,但他卻高壽九十而終。他在長達五十年的鄉居生涯中,把主要精力放在文學研究和著述中。所以,茅坤的一生,著述浩繁,成就斐然,也影響深遠。這也應了一句古話:“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如果茅坤當時仕途順暢,他或許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文學成就!正因被罷官,茅坤才能心無旁騖地進行文學研究和文學創作。

茅坤在中國文學史上的最大貢獻,無疑是他編選的《唐宋八大家文鈔》了,該書卷軼浩繁,達164卷。茅坤對唐宋八大家作品,逐個進行詳盡的批註、點校和評點。這八大家就是唐朝的韓愈、柳宗元,宋朝的王安石、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和曾鞏。由於茅坤的大力推崇和精闢點評,該書一經刊刻,即風靡文壇,“海內小生無不知者”,一時“洛陽紙貴”。而唐宋八大家之稱,為茅坤首推,也成為文學流派的專用名詞。

茅坤與唐順之、歸有光和王慎中,被史家稱為“唐宋派”。茅坤等人發文批判,“文必秦漢,詩必盛唐“的僵化保守、一惟模仿的形式主義創作,抨擊“前後七子”的復古文風,主張為文要“言為心聲”、“直抒胸臆”,宣導了新文風的開端,影響和意義極大。

茅坤著述繁浩,有《白華樓藏稿》11卷,《吟稿》7卷,《續稿》15卷,《浙江紀事本末》,《耄年錄》,《茅坤文集》36卷等等數十種,用著作等身來形容,也是毫不誇張的。

錢謙益對茅坤評價甚高,謂:茅坤文章莽莽滔滔,其意氣飄逸,司馬遷一千年後得歐陽子,歐陽子五百年得茅坤。

茅坤不僅文學成就高,其藏書也十分豐富,史稱藏書“汗牛充棟”。白華樓藏書樓與寧波的天一閣藏書樓齊名。這都是史有記載的。

可惜的是,茅坤孫子茅次萊與其子茅元銘,受明末清初的“莊氏文字獄”所牽連,茅家遭受滅門之災。而在明朝負有盛名的白華樓藏書樓也被焚毀!


作者朱惠新,男,1964年生。系浙江省作家協會會員,浙江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湖州市作家協會會員,目前供職於南潯區練市人民醫院。朱惠新業餘酷愛寫作,長期筆耕不輟。曾經在省內外報刊發表散文、小小說、雜文等百餘篇。2013年6月出版長篇小說《鄉紳大俠》(安微黃山書社),2014年6月出版長篇小說《茅坤傳奇》(浙江人民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長篇小說《在路上》。